<address id="pp9d9"><form id="pp9d9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pp9d9"><listing id="pp9d9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書香隴原 >> 聆聽書香

            重新被打量的“自然”——讀哨兵詩集《在自然這邊》

            22-04-25 11:20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編輯:張蘭琴

              重新被打量的“自然”——讀哨兵詩集《在自然這邊》

              《自然課》《談談鳥兒》《青頭鴨》《紫水雞》《有關洪湖的野生動物及其他》……我猜測,詩人哨兵在《在自然這邊》這本書寫洪湖和自然的新詩集中“暗藏野心”:一種是博物志的野心,他充分利用自己對生活和自然的熟稔,為故鄉真情抒寫;一種是建立個人地域性標識的野心,他希望自己的寫作能為這片土地確立屬于它的文學位置;一種是“百科全書式”容量的野心,他試圖將個人、自然、生活、歷史、文化等盡可能多地納入這本書中。更為可貴的還在于,他的這本書有重述自然、重鑄詩歌的“自然”書寫的野心,甚至可能是,先是有了這種追求,才有了這本《在自然這邊》。

              我如此猜度的根據,源于反復的閱讀。在《在自然這邊》的“自序”中,他略顯急迫甚至帶點小傲慢地向我們承認,他這部詩集,與“找到‘自然’,與‘天人合一’‘道法自然’的傳統有關”,與現代化進程中“自然”的變化和他對新詩可能的思考與探尋有關。是的,他試圖接續傳統,將屬于現在、現實和當下的一切“納入”自己的詩中,為其注入新穎、別致和統一性的詩意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他的種種“野心”,使得《在自然這邊》有一個整體性、總括性的思考,呈現的是一個“建筑群落”的面貌,而每一篇又能各美其美,顯現異彩。詩集中的作品既有簡潔的一面,又有渾濁的一面,既有單一向度的發力,又不乏繁復和深邃。在詩歌創作中,有“野心”是可貴的,更為可貴的是,詩人哨兵極有才華地實現了他的“野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這首《向蓮花及斑嘴鴨和護鳥人借宿》——

              鳥兒讓我哀慟。那只斑嘴鴨拖拽斷翅

              天黑時,又不知藏到哪里去了

              躺在蓮花底下時,護鳥人

              繞著野荷蕩,一直都在呼喚

              那只鳥兒。這種聲音

              貼著洪湖傳來,聽起來

              卻來自世外,是虛無

              在尋找虛無,空寂在尋找

              空寂。躺在蓮花底下后

              每到護鳥人叫一下,斑嘴鴨

              應一聲,蓮花就會落一瓣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認為至少有三點值得注意。首先是,它描述自然和自然事物,但不是習慣性贊美和隱喻性抒懷,而是將審視、事實和個人悲憫強力接入。自然事物一方面依然是自然事物,另一方面,又變成了審視、想象、思考和追問的對象與載體,詩人在保護自然事物具體屬性的同時又使它呈現為載體和容器,讓二者相得益彰。第二,將敘事性納入到自然書寫中,在讓它有了故事感的同時又凸顯“我”的存在。“我”介入到自然和事件中,強化了個人性,也讓“我”對自然事物更加“感同身受”。在中國詩歌傳統中,自然要么是一種背景性存在,要么是造境中的“客觀事物”,盡可能消弭個人的主觀性,即使偶有強化也多止于“孤句”,是跳躍性的存在;而在哨兵這里,“我”的在場感和親歷性同時獲得了強化。第三,悲憫性。我們以往的“自然”書寫往往至“感懷”和“睹物思人”為止,但哨兵真正站在了自然的一邊。那些自如的、自由的或是受傷的鳥獸蟲魚,詩人悲它們之悲、喜它們之喜、哀它們之哀、痛它們之痛……在這首《向蓮花及斑嘴鴨和護鳥人借宿》中,哨兵的這一傾向顯得足夠清晰、真切。他將自己的悲憫注入受傷的斑嘴鴨身上,甚至讓它的疼痛發出讓人心碎的顫音:“每到護鳥人叫一下,斑嘴鴨/應一聲,蓮花就會落一瓣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還將哨兵的這部詩集看作是對“洪湖”的一次次復寫和復拓,他書寫著洪湖的不同側面、不同向度,在一次次的復寫中,“洪湖”的水面被緩緩抬高,并且“生出”了渦流和浮游于水中的生物。每一首詩,是獨立的結晶體,而如果將它們放在一起,便產生更為宏闊的統一感,呈現出在不斷解讀和撫摸中完整起來的“象身”,屬于“洪湖”的——不,不只是屬于洪湖的,它甚至令人驚艷地呈現了“百科全書”的性質,至少是一部區域史志。

              詩人、小說家博爾赫斯有篇小說《創造者》,寫一個野心勃勃的創造者,試圖按照真實比例畫下一幅世界地圖。為此,他耗盡了一生的精力。而等他將這張“真實”的世界地圖完成時,卻驚訝地發現他畫下的,竟是自己的那張臉。我一直將它看作是關于詩歌寫作的經典隱喻,而在哨兵的詩集《在自然這邊》中,我再次想到了它,因為它在某種意味上也是一種驗證,驗證哨兵在殫精竭慮的自然書寫中,本質上畫下的是自己的那張臉,是他個人精神向度的整體凸顯。

              閱讀哨兵的《在自然這邊》,我還發現其中一個極有意味的注入。譬如《古?!贰逗呅蓍e莊》《水雉》等詩,在并不刻意的自由聯想中,我會想起《洪湖赤衛隊》,那部有些淡忘了的電影中的歌曲。我當然能夠意識到哨兵在詩中的牽掛,也能意識到,那樣一種“境遇”為哨兵“成為自己”著色多多。我還發現,哨兵詩歌中某些詞語的使用是“重”的,他有意強化語詞的強度和張力,不肯略有平緩,而這些詞往往又有種篤定的、斬釘截鐵的性質。是故,閱讀他的詩歌往往會遭遇小“顛簸”,它不肯順滑而平庸,不肯像水一樣傾瀉著流淌,這是哨兵詩歌的個性之處,也是他詩歌的動人和耐人尋味之處。甚至可以說,他就是通過這樣的“超過世界三倍重量”的詩句,為我們以為的熟悉重新命名,部分地,也建立起了深邃。

              作者:李浩,系河北師大文學院教授、河北省作協副主席

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。

            西北角西北角
            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
            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
            微博甘肅微博甘肅
           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
            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
            分享到
            想看特级毛片,综合色天天鬼久久鬼色,永久免费AV无码动漫网站在线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9d9"><form id="pp9d9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9d9"><listing id="pp9d9"></listing></address>